从「天才」到「自闭儿」

看着附近街坊年龄相仿的孩子都开始牙牙学语,我心里非常很不是滋味,但我仍强自镇定,不断说服自己:也许我们蔡杰是「大鸡慢啼」……从「天才」到「自闭儿」

「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」,是每一位父母殷切期望的,当然,我也不例外。

我儿子名叫蔡杰,之所以取名为「杰」,就是希望他成为人中豪杰。

这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孩子,打从知道妻子怀上蔡杰的那一刻起,我就对他充满期待。蔡杰还在妻子肚子里的时候,就开始听胎教音乐;他五个月大时,妻子在台北参加抽奖,抽中一套迪士尼的教材,我特地开车去载,教材多到几乎把车子塞满。

这套贵族教材一套就要十几万,以我们夫妇的收入来说,绝对负担不起,没想到我们竟然能幸运抽中,全家人都欢喜地想:「这一定是天意,上天要我们好好栽培蔡杰成龙成凤!」

在那个幸福的当下,我深深相信:我们家蔡杰长大后可能是个天才,就算不是天才,也一定会比别的孩子更聪明。

我认真看了许多早期教育书籍,蔡杰出生以后,我便开始实施零岁教育,期盼把他打造成一个「资优生」。

除了每天听迪士尼的CD、看迪士尼的DVD和课本;也让他听九九乘法、三字经、二十四孝、童谣、古典音乐,看东森幼幼及新闻节目,还会抱着他唸故事书、玩益智玩具。每次带蔡杰出门,我都不厌其烦,沿途一一指认各种商品名称教他辨识……,恨不得能一口气将这世上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他。

看着才一丁点大的小蔡杰,我心中满溢着幸福的美梦,幻想着他长大的模样。是的,他一定会像他的名字一样,杰出、优异、出类拔萃……也许他会成为医师、律师或工程师,哦!甚至可能是科学家,是另一个爱因斯坦!

我为蔡杰写了一本日记,打算翔实记录蔡杰的「资优教育之路」。我万万没想到,这本日记,最后会变成一个自闭儿父亲的教养点滴。

蔡杰一岁半时,我开始有些疑惑。

迪士尼每个月都会寄来月刊,里面有父母们分享的小故事,他们都说,自己的孩子只要听过几次,就跟着说或唱,或是用英语指出生活周遭的小东西,而且,那些父母还只是被动的播放教材而已,并没有刻意引导。

我相信,我应该做得比别的父母更认真,但这些童谣、英文字母,蔡杰已经听过千百次,为什幺却完全做不到呢?

不要说是英文,我们家蔡杰甚至连中文都不会。

看着附近街坊年龄相仿的孩子开始牙牙学语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我仍强自镇定,不断说服自己:「也许我们蔡杰是『大鸡慢啼』,再过一阵子,他一定会突飞猛进、给我惊喜的。」

然而,我的期盼却落空了。到了两岁,他始终没有给我任何「惊喜」。

妻子多次提到要带蔡杰去看医生,但学中医的父亲却持反对意见,坚信「孩子大一点自然就会好了」。可是,随着时间过去,蔡杰并没有「自然好起来」,我的内心愈来愈煎熬。

蔡杰两岁半那年,我终于忍不住了,带他去医院,填了一大堆表单、做了一连串繁複的检查,除基本的验血、验尿外,还做了听力测试、脑波检查、认知测试等。

医院让我填了一份长长的问卷,乍看问卷,许多题目看起来都是很简单的基本动作,我忍不住嘀咕:这有什幺好问的?我的孩子又不是傻瓜!

但是当我逐条检视对照,心里的恐惧开始一点一点的浮现……

◎可以认出自己的相片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否!
◎说出否定句、过去式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否!
◎听从两个连续相关的指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否!
◎用名字表示自己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否!
◎在句子用「是」来表达(不是球)…………否!
◎知道性别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否!
◎在疑问句后加「吗?」、「呢?」字………否!

这份测验表格,我每答一题「否」,心就再往下沉一点,我们家蔡杰到底怎幺了?我好惶恐。

一个月后,诊断书出炉,原来,我们家蔡杰不是天才,也不是资优生,而是个有广泛性发展迟缓,重度语言障碍的自闭儿!

这对一心要成为「资优生爸爸」的我来说,不啻是个晴天霹雳。

那一夜,我辗转反侧,怎幺也睡不着。

孩子,我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你?

 
从「天才」到「自闭儿」《一路上,有我陪你》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